咨询电话
028-87314586

新闻中心
咨询电话
028-87314586

中国奥尔夫音乐教育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天祥广场4栋4楼
邮箱:2710558535@qq.com
QQ :2710558535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最新消息:上海音乐学员近期出版的《中国音乐教育年鉴2011》刊登李妲娜会长长访谈录

2018-04-13

李妲娜老师访谈录——星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专业研究生的培养及课程模式

 

采访、撰稿:何璐

        李妲娜,音乐教育家。1941年出生在缅甸仰光,原籍广东台山。中共党员。1966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小提琴专业,1973年至1978年在中央广播乐团任小提琴演奏员;1978年至1997年先后在中国音乐家协会“理论创作委员会”、“表演艺术委员会”、“音乐教育委员会”任秘书、常务副主任等职,在音乐教育委员会期间,曾在李凌、赵沨等领导下组织了七届全国国民音乐教育改革研讨会。1988年起组建中国音协奥尔夫专业委员会并任会长,组织各类师资培训班数十期,并担任主讲教师,其中包括十七届为期一年的培训班,培养学员数千人次。1989年至今曾多次率团赴德国、奥地利、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考察音乐教育和参加国际研讨会,并在会上做教学展示。2000年参加《国家艺术教育课程标淮》研制及实践活动,近年来还在四川、广西等地的“国培班”授课。有《走向未来的音乐教育》、《奥尔夫音乐教育思想与实践》等著作(合著),发表论文数十篇。曾任星海音乐学院硕士生导师,以及中央音乐学院继续部、中国音乐学院校外名师讲座、北京联合大学师范学院、广东外语艺术职业学院等高校的客座教授,现任中国音协奥尔夫专业委员会会长。

        

        2012年暑假,笔者就“星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专业研究生培养”等师资培养的相关问题对恩师李妲娜老师进行了一次采访。我们的谈话是在李老师的书房中进行的,在本次访谈中,李妲娜老师重点介绍了自2006年至2012年以来星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专业研究生课程的建构和设置、特色和实施,以及我国目前音乐教师的培养等相关问题。

作为李妲娜老师培养的第一界研究生,在与老师的访谈中,似乎又重温了一遍研究生阶段的学习时光,本来只是预备了一些问题,但在听了老师的谈话以后便情不自禁的谈起了自己为什么选择考星海音乐学院的研究生,以及研究生三年以来的收获和体会,于是我们的访谈从开始的半结构性访谈模式转变成之后的非结构性的、开放性的访谈模式,访谈的内容从星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专业研究生的课程模式,追溯到星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研究生的考试模式,以下是我们访谈记述,在此分享给大家,希望能给关心音乐教育专业研究生培养的老师们和同学们提供一些借鉴。

 

何:您认为作为一个合格的音乐教师需要具备什么素素?

李:第一、要有事业心、责任感,要意识到自己的职业的价值,当然必须有爱心,因为教育是育人的职业,针对的是人。

   第二、要有音乐感觉、要爱音乐,技能技巧不是第一位的,没有感觉怎么去教音乐呢,要有一种热情、要投入,对艺术要敏感,不能麻木。

   第三、要有比较好的音乐文化素养,作为一个好的教师素养越高越好。我父亲曾经说过:“有的人搞了一辈子音乐可能都没入门。”对音乐真正的把握和理解,并不是你学了就能真懂,如果学了很多知识和技能技巧,或是支离破碎,或是堆积起来的,那有何意义?技能技巧也是有“魂”的,如果没有“魂”,那就是一盘散沙,没有任何价值。在这点上,我指的是对很多东西要真正把握它的核心,很多人认为会识谱,会几个音符、会唱几首歌就叫懂音乐了?作为一个音乐教师是远远不够的,要包括在音乐上,音乐文化上、教育理论上的素养。

  第四、要有很好的观察、交流、沟通,以及表达的能力。很多人满腹经纶却无法表达,只能自己感觉到,这个作为教师就缺了,这里最重要的就是你有教学方法,把握教学方法的灵魂,在这点上,像沈湘、林耀基等很多老师很容易就能把你教会,这里头有方法的问题。

  当然,作为一个合格的教师还必须具备很多素养,但是我觉得这是个基础。

何:您培养研究生的课程是怎样设置和建构的?有什么样的特色?具体是如何实施的?

李:2001年至2006年我在中央音乐学院继续教育学院教本科的教学法课,这使我积累了一些教学经验,那时每个礼拜带三个班,每个班每星期四个课时,后来还增加了选修课,每年都搞结业汇报演出。这六年我觉得我锻炼的特别大,从学生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第一、成立导师组:从06年开始星海音乐学院请我去带研究生的课程,当时我们的设想就是:“要培养出有理论基础的实践型人才。”我自己虽然学了一些教学法,无论是音乐学、还是教育理论,我都不擅长,再一个我是学表演专业的,特别是音乐分析,也欠缺的很多,所以我就建议能否组织一个导师组。后来我在全国推荐了两个人,一个是刘沛,他在课程论、教育学、音乐心理学等非常擅长,特别是他在西北大学时学的是学前教育的硕士课程,后来在哥伦比亚大学时学的是课程论,我觉得在音乐教育界有他这样深厚功底的人不多见。再一个就是我觉得我们既然是音乐教育,就必须在音乐学、音乐理论方面要找一个顶尖级的人来,那么就请了管建华,他在我们国家音乐学方面是一个非常关注着国际前沿发展趋势的人。这个对于我们音乐教育的学生来说,会使他们在整个的理论上站在比较高的层次上。当然,我们还需要一个音乐分析方面的专家,正好蔡乔中博士在星海音乐学院,后来由我们四人形成了导师组。现在教委非常重视导师组这种模式,很多学科向前发展的时候,都是一些边缘学科的综合,有的学科已经旧了,它要突破,就必须跟别的学科进行结合,导师组能够弥补单一学科的不足和缺陷,这样的话,它可能可以更快的培养出比较前沿的、新的人才,所以我们成立了这样一个组合。

管建华老师主要负责音乐教育学、音乐人类学等课程,如:《当音乐教育文化学》、《后现代音乐教育学》等;刘沛老师主要负责音乐心理学方面的课程,如:《音乐心理学导论》、《教育研究方法》,蔡乔中老师主要负责《音乐分析》方面的课程,李妲娜老师主要负责《奥尔夫音乐教学法》、《教案写作》、《课例创编》等实操性课程。 

其次,在音乐基础课程方面:蔡乔中作为研究生部的主任,他认为作为一个研究生,不论是什么专业,你的知识结构、还有在音乐上必须具备一些基本的素养。这个对于我们音乐教育专业很重要。他给学生开设了音乐人类学、多元文化、音乐史学、音乐分析学,以至于指挥、打击乐、等表演课程。现在音乐学院的音乐教育专业,还有很多表演方面的课程,像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但是大多数学校的研究生都不涉及表演方面的课程了。

第三、在教学法课程方面:我们以培养实操型的人才为主,我们一定要培养出能上讲台,又有一定的理论水平的研究生。因为我们看到我国近十年的研究生培养是有这个问题的,很多研究生只会写论文,但是不会上课,搞音乐教育怎么能不会上课?实际上,音乐教育是一个实操性很强的实践性学科,音乐教育理论是需要人去研究,但说实话,在世界上,包括美国,也只有少量的、纯粹的理论家,但是这些人一定是从实操出来的,他也一定是会表演、会上课的,只是比较侧重于理论研究,大量的音乐教育专业应该是实践性、实操性的,而且,我觉得音乐是一个表演艺术,离开了表演,离开了“做乐”,怎么能更好的理解音乐?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让学生既能上讲台,又能上舞台;既有理论水平,又有研究水平。当然,很多人讲培养一个人才要有好的生源,是的,好的生源的确可以培养出很高层次的人才,但我认为,如果你的理念和方法是新的,即使学生基础差一些,素质不是那么高,也可以很快站到前列去,所以对于研究生的培养,我有一个很重要的想法,就是你要激励学生成为最好,当然我也有信心,因为我们用的是最新的理念和方法,所以可以使他们在很短的时间里,处于一个很高的起点。

    06年到现在,我们已经毕业了四届了……         

李:我们的课程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我用了将近三十年在研究奥尔夫,在了解了国际上最重要的音乐教育体系之后,经过比较,我选择了奥尔夫为“桥”来进行实操性教师的培养。

第一个特点:实习课

我们课程的第一个特点就是大量的教学实践。目前在很多发达国家研究生的实习量是很大的,比如德国,他要求研究生在毕业前必须有一年半的实习,没有实习,你就拿不到教师证,就不能考试。奥尔夫学院第一年是见习,之后从第二年开始大量的实习。作为一个教室没有大量的实践,很难成为一个合格的教师。所以,我们现在是这样,首先是见习、观摩教学,第二是实操,第三是实习,针对大学、中学、小学、幼儿园进行教学实践。那么,我们的目的,第一就是让小学生了解何为教育?何为教学?纸上谈兵是没有用的;第二就是要以人为本,要了解教育对象。这个了解不是书面上,也不是偶尔去上两次课,而是长时间的、非常仔细的去观察、揣摩和沟通。第三就是大量的积累教学经验。人是活的,教学是活的,你怎么去组织?我觉得教学研究的就是教学过程,你要有教学铺垫,有时候一个小的教学环节乱套了,就砸了。在大量的实习中,增加学生的责任感,增加学生的教学能力。这些东西对他们的吃苦、锻炼是非常大的,我们的学生经常要去农村,常常要很早就爬起来,还要跟孩子们住在一起、生活在一起,这些对于他们走向社会非常有好处,所以,我们的学生走向社会的适应性还是比较强的,不至于一点都不会教。

第二个特点:理论与讨论课。

首先,学生必须阅读大量的书目,了解人类学、教育学、心理学、哲学等最前沿理念和信息,并学会怎么去读书。

第一、刘沛和管建华的理论课程,他们每学期都来,都会把音乐教育理论、课程论等国际上最新的理论讲给学生。比如,刘沛2012来讲课时,就带的是《音乐教育原理》(2010年版本),他不讲已经有的的东西,他就讲这本书中增加了什么,管建华过来讲的音乐人类学、世界音乐等,或者他最近讲的“身体、空间”等,这些问题在哲学界都是最新的、最受关注的热点话题,要是我们奥尔夫的理论问题。如:“音乐人类学对以往的欧洲中心论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使我们完全换了个新的视角看待世界。”他们的讲座的最大特点就是信息量大、信息新,这将使学生学会怎么去了解理论?怎么去读书?

    第二、有关奥尔夫教育理念的讨论。奥尔夫曾说:“走遍世界的不是我的教材而是理念。”而且奥尔夫与时俱进,因此,我们总能结合国际上教育学、课程论等领域中最新的理论,对奥尔夫进行学习和探讨,如:创造性、综合性、范例法等。这些都是教育界的热点问题,也都是奥尔夫的教育理念。我们每个星期都有这样的一个讨论课,每个同学都要准备。

    第三、有关教学法的讨论,主要是达尔克罗兹、柯达伊,特别是近几年的教学法,比如说布鲁纳、范例法等。

    第四、背课与讨论。首先让学生学习、梳理、模仿外国专家的课,但是你必须整理出自己的教案来,然后从背课到上课,再到集体的评课。在这个过程中,大家互相学习、互相帮助,除了能够深化学生的理论、还能锻炼他们的口才。

第三个特点:以奥尔夫为桥,吸收国外前沿的教学法理论。

    为什么我要以奥尔夫为主呢?因为,我在音乐教育委员会期间的十年里我去了解国际上的各种教学法,我发现奥尔夫紧跟时代,非常新,如:它的综合性、创造性、参与性等理念都很前沿。

    第一、综合性:21世纪全世界综合,这也是后现代教育的理念,边缘学科林立的情况下,世界的认知已经从过去的形而上走向一种综合的,统一的、融合的思维方式,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去综合,是所有在探讨教育改革中大家都关注的课题。奥尔夫1924年开始,就在探索学科边缘的综合,比如:动作、语言、音乐的结合,之后他又走在世界前沿,在国际研讨会,我们发现奥尔夫的综合性非常让你眼前一亮,哦,还可以这样!特别是音乐和美术怎么综合?这本来是一个非常难的题目,但是在奥尔夫领域,早就有一大批人在探索这个方面。

第二、创造性:我们从20世纪开始,特别是1999第三届全国会议提出:“以创新和实践为宗旨的教育理念。”当时把创造性能力提的特别高。那么,哪种教学法的创造性最突出呢?恰恰是奥尔夫,奥尔夫探索的就是怎么能够培养一个学生的创造能力,他的创造性不是把基本功学好了,然后去作曲、去创造,不是,让你的认知从探索开始,从即兴开始,奥尔夫提供了一整套创造性教学的手段。

第三、开放性。奥尔夫与时俱进,是一种开拓性、开创性的教法,正如他自己所说:“吸纳百川、流向大海。”他永远在行进中,永远在变化中,他没有固定的模式,所以一在这点上他非常符合现代的教育理念。

第四、参与性。过去我们叫唱歌课,这是参与,但这个“参与”比较狭窄,特别是国际上“实践音乐教育哲学”的理念提出来以后,就强调音乐是“做”的,所以曾经我们讨论过奥尔夫教学的灵魂是什么?现在的中小学有了多媒体,我们就看音乐、听音乐,不做,原来还唱唱歌,现在连唱都不唱了,当然“做音乐”不仅仅是唱歌,现在更进一步提到动作,“动作是认知的重要手段,动作是人生命的体现,动作是建立人自尊的最有效手段。”怎么让所有的人都参与进来,有病的、残疾的、小孩,等等这些最新的理念,他都给你提供了很丰富的手段,我觉得奥尔夫的“参与性”在各种教学法中最为突出,他强调诉诸于感性,而不是理性的说音乐,所以我们怎样从说、看,或者仅仅是听,到“做乐”,才能使所有的音乐教学更靠近奥尔夫的“原本性”理念,即:“以人为本”,他的综合性、创造性、参与性、开拓性、全是从“人本”出发。

所以我们的第三个特点就是选择一个音乐教学法为“桥”来操作,我不是空说,而是有大量的实践,现在很多人都不实践,怎么去实践?我觉得你一定要找准这个“桥”,这个“桥”要特别有效,能使你和国际接轨,而且你一定要选择最新的,眼光要高、要远,它将使你不会落伍。奥尔夫看似简单,要挖深、搞透、弄通也是很不容易的,很多老师是教教法的,一说奥尔夫知道,一说柯达伊也知道,但是你把哪个真正搞透了,弄通了,你能操作多少?能给学生多少东西?我为什么以奥尔夫为桥,一门深入,就是要把它弄透、弄通,俗话说:“一通百通”,你把这个东西搞通了,再去学习别的东西也能扎实一点。廖乃雄先生曾说:“奥尔夫一看就会、一做就错。”我们不能纸上谈兵,很多人拿着那本奥尔夫的书念几段这就叫教奥尔夫了,这个不行,奥尔夫必须通过大量的实践、体验、反复的实操才行。我们的学生至少有一百到伍佰个课时的实践,甚至还要更多,这种实践使学生真正具有了教学的组织能力和教学过程的把握能力,以及他们跟学生的互动、观察和表演等能力都得到提高。

李:我们具体是这样实施的:

研一:见习。

第一、看课。看我和师姐上课。

第二、读书、听讲座、讨论。

第三、补课。学习奥尔夫教学的独特的技能,像声势、音条、打击乐、竖笛、律动等。

第四、音乐文化课。这一点要特别感谢蔡乔中主任,他特别有前沿的眼光,为你们开设了中外音乐史、现代作曲技术理论、室内乐、音乐人类学、指挥、外语等基础课,大量的学习音乐文化。

第五、提高音乐技能。除了理论,还要大力提高演唱、演奏等音乐表演能力。

第六、多听音乐会。我们本来在星海就不如中央的条件好,但是说实在现在学习音乐教育专业的很多研究生,都不注重听音乐会了,其实这一点很重要。

第七、走向社会。主要是让学生通过见习,了解学生,了解学校,锻炼学生走向社会的能力。尤其是让他们去幼儿园,一开始很多学生不太理解,但幼儿是学习音乐的最佳时期、关键时期,所有人都必须要关注这个领域,而且教幼儿,不能说音乐、看音乐,那你应该怎么去教?必须有方法,这对他们是个很大的锻炼。

研二:实习、组织考试、听理论讲座、准备毕业论文和毕业音乐会。

第一、每学期都要给本科生,或中小学、幼儿园学生上课。我们采用集体背课、上课、评课的方式,而且所有的课都有录像,之后大家都可以看录像总结自己的教学。都会到广外艺等固定的实习点去进行大量的实习,学生不仅要学会上课,还要学会与学生相处,组织各种活动。

第二、组织本科生考试,这种考试是奥尔夫课的教学展示,对于每一个学生来说都是终生难忘的,这也是奥尔夫的理念,音乐教育是要上舞台的。我们从06年到现在一共做了六界演出,如:07级《和谐》、08级的《东游记》等,在此过程中,全部由学生自己组织,不仅提高了他们的教学能力,还锻炼了他们创编、设计、策划、表演等各方面能力。此外,还要帮本科生设计结业考试中的微型课,以及修改毕业论文。高班的要学会辅导低班的学生,如:研三的要负责辅导研二和研一的同学。而且,教学不只是教音乐,有时候还包括处理学生之间的矛盾、处理学生的心理问题,这些方面对学生的锻炼很大。

第三、听理论讲座。到研二的时候刘沛和管建华的讲座就很深了,有时候学生都有点怕他们,因为要读的书太多,要掌握的太多了,或许有些学生只是看了书目,书没看多少,但无论如何他们了解了前沿的理念,起码他知道还有这样的书、还有这样的理论观念。

 第四、准备自己的毕业论文和毕业音乐会。

第五、增加了音乐表演选修课。这一点也是很多学校没有的,很多学校一到研究生就不唱歌了,也不演奏了,就只是读书、写论文或调查,但我认为音乐教育不光是教育,是要包括表演、组织等能力。没有教学实践和音乐表演能力的学习和锻炼,是不可以的,我们的学生一个学期就组织本科生搞一台音乐会。

研三:上学期主要是实习、带队、辅导低年级研究生背课、上课,然后是举行毕业音乐会和教学展示会,这个是别的学校没有的,展示了我们上舞台、下讲台的能力,尤其是最后的创编,创编节目和创编课例,这是奥尔夫灵魂的东西,他就不是只会拿一个教材死死的去教,而是会创编课例。下学期,撰写论文、准备论文答辩。有些学校规定不许学生上小课,但我非常鼓励学生到社会上去教课,不仅能半工半读,还是一个实践的过程,在音乐领域里你教的越多,它就逼着你学习,使你在走入这个社会时拥有更宽的视野,但是兼的太多,太影响学习也不行,我会告诉他们:“赚钱不是目的,应该珍视这个锻炼的机会。”

李老师一直都说的非常投入,突然间她似乎觉察到了我想说些什么,便问我:“你想什么?”我说:“我觉得自己又回顾了一遍,又重新读了三年。”其实我一直都在回忆,也一直都在思考,思绪万千,只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一眨眼我就毕业三年了,而李老师也已经在星海培养了六年的研究生。

李:关于教师培养我想谈几点体会:

第一、我认为我们在高师,培养实操性的人才太欠缺了。现在能够教这种实操型的教师太少太少了。

    第二、作为一个培养教师的教师,你必须不停的读书、学习,参加培训、参加国际会议、学习很多新的东西,你的知识要不断的更新,不断的向前,否则就会耽误孩子。

第三、教师的责任是育人,我觉得教师的起点不重要,也许交给你的学生的素质不够理想,但是,关键的是你您能否在他原来的基础上,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提高他,所以,作为老师你有没有新的方法、新的理念能使他迅速提高,作为育人的老师,你不能责怪学生,所以我反复强调,要激励学生,有的学生来,一开始都不敢讲话,讨论时不敢发言,后来滔滔不绝,他们现在的工作都很出色、上起课来游刃有余,这是大量的实践把他们练出来了,要不断地要求学生。

第四、尽量吧眼光放在最前沿的发展趋势上,不断的主义前沿的学科领域。比如我在三年前注意到脑科学,那么我很快把脑科学引到奥尔夫里来,比如现在又有“动作教学”,使自己和学生都站得高,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年,但是他们不容易落伍。何:“这是个基础和种子”李:“但是这个基础一定要高。你要想让他们不落伍,你就要给他们前沿的东西。

第五、紧跟需求。一方面我要把眼光放在最新的领域,也许这些东西现在还时兴不了,但是没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讲我这些年是孤军奋战,各高校谁也不搞。另一方面我要紧跟市场,要了解市场需要什么?使学生走入社会能够有一个比较强的适应能力,比较好的发挥作用,如:有些学生到理工科大学工作,奥尔夫是没有门槛儿的,照样可以把学校的艺术课搞得轰轰烈烈,让他们知道音乐还可以这样教。有些学生认为上研究生就是为了去大学工作,但是我要告诉学生目前的实际,期望值不要太高,但是我们要鼓励学生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到行行出状元,能不能做到最优秀?怎么样在自己的基础上突破、上进?

第六、严师出高徒。第一是严格,学生经常说跟我上课是炼狱,很苦、很苦,我要求很严,因为我觉得你的一生就这么短的时间,你能否给你的人生在这里打下一个很好的基础,所以我要对你负责任,有些学生一进来基础很弱,但是我要激励学生,如:我们招了一个男生,他会吹葫芦丝,但其他方面对于奥尔夫来讲确实差距很大,对我国来说,真正用新的方法来教竖笛,没有好老师,后来我让他研究“凯特曼的竖笛教法”,我教他怎么用凯特曼的方法来教竖笛:从一个手指开始即兴、开始多声,然后她怎样从首调进入固定调,根本不从读谱开始,就是听。他的毕业论文就是《从竖笛教学的入门谈奥尔夫教学法》,我后来还让他用竖笛吹协奏曲,他如果在这方面发展,那就将会在全国拔尖,起码是用奥尔夫的方法教竖笛。每个人也许基础很低,但可以找到自己的突破点,这就是奥尔夫,它既可以综合,又可以让每个人找到自己的长处和突破点去成长,比如说李奕,她原来是不动脑子的,当她把拉班、芭芭拉等的文章翻译出来以后,理论上提高一大块。像李妍,她就喜欢教小孩,那你就别把她逼到别的领域。像沙玫她就找准了自己的突破口,搞幼教。行行出状元,在很多人心目中,总是不能落到实处,就是你怎么去寻找你的价值所在,你人生的突破点,使你在芸芸众生中冒出尖来。所以,我的严师出高徒的方针就是激励和选择,每个人怎么去突破自己。

第七、建立师生团队。你的学生毕业了并没有完,你跟他就成为一个团队,大家一起再学习、再提高,使音乐教育的团队不断有新的力量,不断去成长,研究生只是一个起步、开始,毕业是另外一个启程,所以我的学生毕业以后我们还保持密切的关系,比如广东的学生比较多,我们就组成一个广东中心,捏成一个拳头,发挥作用,使这种新的教育理念、新的教学法更好的去普及,他们团结在一起,互相补充、互相学习,我觉得对每个人的发展都更有利。

李:好了,你还有什么补充?

何:那您进一步对研究生的培养还有没有什么新的想法?

李:我终归70多岁了,家里的老公和婆婆都需要我照顾,所以我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带研究生了,好在已经有人可以接班了。再者,就是北京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地,比如我到北京,我就搞读书会,感兴趣的学生都可以来听我的课,哪怕我个别教学,录像带拿去、书拿去,然后我们办班,如果我准备培养他,上我的班不用交学费,慢慢地培养更多的接班人。

在星海的这个路子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这样走下去,但是我希望他们能按照这个路子继续走下去。这六年我做了这样一些事情,我之所以把它录制下来,也请大家批评指教,同时也是想把我这几年的实践介绍给大家,为我们的研究生培养起一点促进作用。因为我认为我们现在的研究生培养有问题,书读的不够宽、不够前沿、不够多,实践就更少了,这样的话无论对孩子们,还是我们的事业都是不够的。

我不知道我今天讲的有没有价值,我也知道对于很多学校来说这样做可能是有难处的,正如我一开始所讲,我们缺乏这样的教师,太缺了。作为一个实操性的教师,他本身的音乐素养其实应该很宽,而这个东西是我们这些年音乐院校培养研究生最缺的。

何:先说考试的要求,很多学校考试就不符合一个对老师的要求,考进去的时候,参加考试的那些科目就不可能选拔出一个好的老师,所以,我们实际上在考星海的时候,从考试就已经改革了,我们这一次探讨重点的是研究生的课程设置、特点,以及怎么建构等问题,其实我个人觉得,我当时选择去考星海,它对我最大的吸引力就是:我认为它是真正在招一个合格的音乐老师,除了国家统考的英语、政治、中西音乐史、和声曲式以外,还要考:合唱指挥、声乐、舞蹈、乐器演奏、即兴表演,然后要准备一个课说课,这就六项内容,然后我们还要考三个小时的现场论文和三个小时的教育理论。从一进来,我们的起步就是高的,就是综合的,就是非常前沿的,如果这个考试不是这样考的,我可能不会选择星海,因为在本科的时候,我们虽然是音乐教育专业,但是我自己其实是一个表演专业,一直在学习演唱、演奏,对音乐教育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概念,虽然也做过老师,但实际上对什么是前沿的教学法?什么是育人?针对这种育人的教育,其实了解的非常少,也不是特别热爱这个职业,对它没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还是上本科的时候接触了您的奥尔夫教学法课,才使我对音乐教育这个领域重新燃起了兴趣和信心,放弃了自己最喜欢的表演专业,去参加了这个考试,因为这个考试的科目是非常非常吸引我的。(首先,我觉得自己很适合这样的考试,它可以把我之前所学的演唱、演奏、舞蹈等所有的专业才能都用上,再一个,就是当我最初接触奥尔夫这门课时,心里就一动,如果以后能用奥尔夫的方法教学,那我还愿意继续当老师。)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考试,我可能没有缘分去星海接受三年的这种教育。

现在觉得三年的学习对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我整个人都变了,(说到这里自己忍不住流泪了。)人性的完善,知识、技能等各个方面的深化,还有潜能的挖掘,包括心理品质的提高,交际、自信、表达,不光是会学习、会工作、会组织,会跟不同年龄段的人去交朋友,向别人去学习,这种过程是在表演专业当中很难体会的一个教育的过程,这是我自己重新成长的一个过程,人格、人性,首先是慢慢的打开,然后是慢慢的完善,现在毕业了,就觉得这个基础对我来说是一个,正如奥尔夫所说:“这是一个人性的唤醒。”我的感觉、我的直觉、我的灵性,在学习的过程中,使我重新回归了,重新找到了自己(原本心性中最闪光、最有灵性、最真实的东西),认识到自己的优势在哪?缺点在哪?我这一生应该如何快乐的,有兴趣的去发展自己,然后把自己的快乐,自己的音乐,自己对生命的感悟,对职业的这种热爱,分享给自己的学生,分享给其他的老师,我觉得这是一个种子,在我的内心深处慢慢的发芽,现在才刚刚开始发芽,也许到您这个年龄的时候可能会开花。

李:不是开花,那是一个成才的过程,是一个参天大树,我想那个时候不是你一个人了……

  感觉三年过得很辛苦,没有时间回忆,没有时间休息,觉得很累,有时候觉得也有点像是“机器”再转的感觉,但是在您的要求之下,或者他们说这种“炼狱”,或者说“激励”、或者“强迫”之下,是有一些同学一开始压力很大,很被动,也觉得自己达不到,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这个也抓一下,那个也抓一下,但是我觉得只要你试着坚持一段时间,你将会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正如哥登所说:“孩子是需要同化的,从同化逐渐到模仿、再到融合推衍、有创造力和想象力,能够去做一些丰富的事情。”做老师也一样,我们也需要一个同化的过程,一个熏染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我的感觉就是,因为我是第一届,我得到的是思维老师对我们的影响、熏陶和感染,等到我们下一届,其实他们得到的会更多,不仅得到老师的,然后是我们的,还有同学们的,这个团体越大,熏染和熏陶的影响就会更大,力量也会更大,效果也会更加显著,所以后面的同学他们是在逐渐完善中进来的,所以收获比我们更大。

三年的学习,我觉得是跟所有的同学一起成长,它起到的作用,不是一个简单的学位,一个硕士学习的一个过程,而使我深刻地体会到奥尔夫说的:“音乐只是我通向人类心灵的一个手段。”这是我毕业以后,尤其是看到索菲亚、麦努艾拉等专家上课的过程,我深刻的感受到我自己在学习奥尔夫的理念,包括通过奥尔夫去接触更多的前沿的人类学、脑科学、音乐学、心理学等学科的信息和理论,对真正的教育,就是奥尔夫所说的:他所有的基础和所有的灵魂都来自‘人本主义’的理解,为什么奥尔夫可以不断地更新,不断地可以与其他学科相连接,就是因为他把孩子、把被教育者看作是一个人来培养的,老师和学生之间是心灵的互动和交流,不像我们传统的教育,把学生作为一个“客体”来对待,没有这种人性与人性交流感觉。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整个人从身心、性格、包括各个方面是一点点在提高、在完善、在深化。我现在不担心,因为我觉得通过这个学习使我有了幸福感,因为它已经成为我的一种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或者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从中感觉到我很快乐。

李:非常感谢你的补充,可能我们的同学都还有一些更多的体会,我讲的可能还挂一漏万,也许通过这个总结,我们会慢慢的在研究生培养上应该走一个什么路子,我们会找到一些更好的方式,我希望星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专业的研究生培养能够越走越宽广、越走越好!

老师的眼神时而闪烁着泪花、时而流露出忧患,光芒四射、志诚恳切、孜孜以求!

大约一个多小时以后,我们的访谈在充满希望的谈笑声中结束了,但我知道这并不是真正的结束,如果我们继续讨论,李老师会一直滔滔不绝的讲给我听,或许是在吃饭的时候,或许是在走路的时候,或许是在上课的时候,或许是在打电话的时候…… 此时,我还清晰的记得我刚刚到星海的第一天,当时李老师要求我和黄沙玫同学提前五天到广州,我们是在广州外语艺术学院培训了五天师资才去星海报道的,李老师跟我们一样,拖着大大的箱子住进了大学城,进入了一个很多人还不太了解奥尔夫的“城市”,开始了自己新的工作和人生旅途,她就是这样一个老师,一个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不惜付出一切去培养和锻炼我们的一位含辛茹苦的好导师、好妈妈。